媒体:俄外交部感谢中国支援抗疫 "顺便"提到美国


雪貂经常被用作人类呼吸道病毒的动物模型。因此,研究团队首先测试了雪貂对新冠病毒的敏感性。

另外,鉴于目前有研究报道新冠病毒利用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 (ACE2)作为其受体进入细胞,而ACE2主要表达于雪貂气管-支气管粘膜下腺的II型肺细胞和浆液上皮细胞,因此,研究团队认为,阻止新冠病毒在雪貂下呼吸道复制的潜在机制仍有待研究。

研究团队对雪貂分别经鼻内接种105pfu的F13-E或CTan-H,并在接种后第4天实施安乐死(p.i.)。收集每只雪貂的鼻甲、软腭、扁桃体、气管、肺、心脏、脾脏、肾脏、胰腺、小肠、大脑和肝脏,用qPCR和病毒滴定法进行病毒RNA测定。

为了进一步研究新冠病毒是否在雪貂肺部复制,研究团队给8只雪貂经气管内接种了105 pfu的CTan-H,并在第2、4、8和14天分别对2只动物实施安乐死,在组织和器官中检测病毒RNA。

病理研究显示,在第13日安乐死的两只雪貂中,有严重的淋巴浆细胞性血管周炎和血管炎,肺泡间隔和肺泡腔中的II型肺泡细胞、巨噬细胞和中性粒细胞的数量增加,肺部有轻度的支气管周炎。

研究团队还在幼猫(70-100天)中重复了上述在亚成年猫中的复制和传播研究。对接种病毒后于第3天死亡或安乐死的幼猫样本进行的组织病理学研究显示,这两只猫的鼻腔和气管粘膜上皮以及肺部均有大量损伤。

研究结果表明,所有4只雪貂的鼻甲、软腭、扁桃体中均检测到病毒RNA和传染性病毒,但在其他检测组织中均未看到。

经气管接种了CTan-H的雪貂脏器中病毒RNA拷贝。

猫之间新冠病毒的传播。

结果显示,第2、4、6、8天,在所有6只雪貂的洗鼻液中均发现病毒RNA。在一些直肠拭子中也发现了病毒RNA,但拷贝数数明显低于鼻洗液。所有雪貂的鼻洗液中均检测到传染性病毒,但没有一只雪貂的直肠拭子中发现传染性病毒。